银监会下调拨备率最低至120%:增加的利润不得用于发奖金

2018-03-09
作者: huoxian
阅读数: 117 次

  在2018年定好强监管的基调的同时,银监会宽严并济,给银行释放了一项重大利好。

  澎湃新闻获悉,2月28日,中国银监会下发《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银监发[2018]7号,下文简称“7号文”),将拨备覆盖率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

  对于此次拨备覆盖率的调整,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6日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拨备水平达到全行业180%多,远超国际水平。因此,能够适当地降低拨备要求。这也更有利于加快处置现在的不良贷款,同时也使银行有更多的资金实力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同质同类,一行一策”

  银行业监管机构设置贷款拨备率和拨备覆盖率指标是为了考核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充足性。其中,贷款拨备率为贷款损失准备与各项贷款余额之比;拨备覆盖率为贷款损失准备与不良贷款余额之比。

  7号文称,本次调整是为了有效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督促商业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真实反映资产质量,腾出更多信贷资源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局长肖远企3月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当前金融体系仍处于风险易发高发期,今年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潜在风险依然存在,特别是结构、周期、体制性因素造成不良资产风险依然还会持续暴露一段时间。

  银监会在7号文中表示,调整方式为,各级监管部门在上述调整区间范围内,按照同质同类、一行一策原则,明确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其中,“同质同类”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原则上应制定相应类别机构的差异化实施细则并及时印发实施。

  “一行一策”是指,各机构监管部门和银监局按照通知和实施细则,进一步明确单家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各类机构实施细则及对单家银行的监管要求不能低于通知要求。确定单家银行具体监管要求时,应考虑以下三方面因素,分别是贷款分类准确性、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和资本充足性。

  (一)贷款分类准确性。

  根据单家银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的比例,对风险分类结果准确性高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各级监管部门结合风险排查、现场检查发现的不良贷款违规虚假出表等掩藏风险情况,可适度提高单家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根据7号文附件,标准如下:

  (二)处置不良贷款主动性。

  根据单家银行处置的不良贷款与新形成不良贷款的比例,对积极主动利用贷款损失准备处置不良贷款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根据7号文附件,标准如下:

  (三)资本充足性。

  根据单家银行资本充足率情况,对资本充足率高的银行,可适度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对资本充足率不达标的银行,不得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

  根据7号文附件,标准如下: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银行可以在处置不良方面松口气,也不意味着可以拿着因少计提贷款损失而增加的利润去发奖金。

  7号文要求,对下调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且实际拨备覆盖率低于150%或贷款拨备率低于2.5%的商业银行,各级监管部门应督促其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当年处置的不良贷款总额同比不得减少。各级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水平和贷款损失准备变化情况的监测,督促商业银行积极利用贷款损失准备处置不良贷款,切实发挥贷款损失准备的风险缓冲功能,确保释放贷款损失准备与处置不良贷款基本同步。

  7号文还称,因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的利润不得用于发放奖金,不得增加分红,确保因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增加的利润留存在银行,保持银行损失吸收能力基本稳定。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不能将少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而节约的支出用于降低信贷成本率。

  以往150%的拨备覆盖率要求过高

  释放拨备覆盖率空间一直是很多业界的诉求,现在终于得到了回复。

  近年来,因为信贷风险提升和监管要求的表外业务回归表内等因素,银行利润承压。而拨备覆盖率高企更是让部分银行账面难看。

  一股份行人士表示,这次调降酝酿有一段时间了,业内一直在传政策落地。这两年银行表外业务转表内占用资本金较大,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压力较大。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表示,前两年银行业盈利相对困难的情况下,提出降低拨备覆盖率,监管机构也在考虑这个问题,150%的监管要求也确实是过于审慎了,并不需要那么高;另一方面,在强监管去杠杆的背景下,很多银行的表外业务要做,需要转到表内来,有利于银行在表内业务上通过扩大发放贷款来支持实体经济,不良拨备率的监管要求降低,银行相对来说更愿意放贷,也能起到类似于对去杠杆的对冲效果。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澎湃新闻表示,从国际比较的情况来看,我国的拨备覆盖率要求过高:一方面,并非所有国家采用拨备覆盖率作为法定监管指标,大约70%的国家作为法定监管指标,其他国家作为监测指标;另一方面,其他国家的拨备覆盖率普遍要求是50%到100%,中位数是70%左右,从理论上来说,不良贷款数据真实的情况下100%的拨备覆盖率要求已经十分充足,因此有下调的空间。

  董希淼还认为,此次7号文的亮点在于逆周期动态调节机制和差异化管理机制。

  “在经济下行、银行业不良贷款压力加大的情况下,采取逆周期动态调节的机制非常有意义,”董希淼说,“经济上行就多计提坏账准备,经济下行就少计提,这次文件可算作银监会迈出了建立逆周期动态调节机制的第一步。”

  此外,董希淼认为,“一行一策”提现了差异化的管理机制,有助于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提升信贷管理水平,提高不良贷款分类的准确性,加快不良贷款处置的力度,不断提升资本充足率,建立了一个正向激励机制。

  部分股份行可以“喘口气”

  “7号文下发后,银行利润会得到提升。不过其实国有大行基本都达标了,股份制银行还有三四家在150%监管红线之下,这次降到120%有助于缓解压力,”一位银行研究部分析师对澎湃新闻表示。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hshci.com/626.html 最好的文章分享给最好的好友。

返回